主页 > 社会新闻 > 中举后险些疯癫,世人只认范进是科举受害者,谁知他后来当了大官
中举后险些疯癫,世人只认范进是科举受害者,谁知他后来当了大官

杜甫曾在《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》中以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感叹社会地位、贫富之悬殊。每一个封建王朝中晚期都难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在封建皇权格外集中的清代尤甚。特别是明清时期的科举制度以八股文选仕,很难选到真正有才华之人,更是让底层吏治腐朽不堪。这一点在《儒林外史》中揭露得淋漓尽致。

清代吴敬梓创作的长篇小说《儒林外史》堪称我国古代讽刺小说巅峰之作,并创了以小说直接评价现实的范例。全书以写实主义描述了各类人士面对功名利禄的表现,一方面真实的揭露清乾隆时期封建礼教虚伪,吏治腐败,科举制度弊端无数;另一方面也歌颂了少数人对于真实人性的守护。在《儒林外史》五十六回故事中,最为人熟知的当属《范进中举》。

▲吴敬梓雕像

范进是小说中一个典型受封建科举制度荼毒的书生,软弱卑微、渴求功名利禄,希望通过科举制度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和家境。多年来死读书以致四体不勤、五谷不分,只求一朝“学而优则仕”。几十年应试不中,50多岁仍是童生的他饱受乡邻羞辱,家中困苦不堪,冬日仍只穿着单衣。中举之前被岳父胡屠户“一口啐在脸上”仍唯唯诺诺,在“卖鸡换米”时一脸自卑自贱。

▲《范进中举》绘画场景